• 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-> 資訊 -> 今日頭條 -> 本地資訊

    麻城劉繼國:用膝蓋寫出不殘人生

    本地資訊

    2019-08-26 22:05:37

    208 0
    麻城生活網

    歡迎關注"麻城生活在線"公眾號!長按識別關注后會自動取消關注提示.

    劉繼國,1952年出生于鹽田河鎮鄭家坳村,22歲時 , 因修水庫排除啞炮時發生意外失去雙腿,現從事種植和養殖。
    災難突然降臨

    1974年6月,時年22歲的劉繼國隨同劈山造田大軍一道,來到大別山南麓的鹽田河鎮鄭家坳村工地上。

    6月14日是個黑色的日子,這一天,村文藝宣傳隊長兼施工隊長的劉繼國早早來到工地,他見石頭不多,擔心影響工程進度,于是組織民工,把鋼釬當跑條鑿炮眼,然后灌上炸藥,點燃導火線。傾刻間,爆炸聲此起彼伏。劉繼國心里默算著,還有幾發雷管未響,當即大聲告誡隊友:“別動, 有啞炮!”而他自己卻縱身躍出,沖到山巖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扯脫一枚啞炮引線,不料“轟”地一聲巨響,他還沒有反應過來,另一枚啞炮爆炸了,剎那間,草木、泥土、石塊沖天而起,重重地砸在他的身上,他失去了知覺。

    醒來時,他已躺在醫院里。他睜開雙眼看到手術后的右腿驚愕了。一雙能跑會跳的右腿從膝蓋以下被截肢了。殘留的左腿,雖然沒有被截肢,卻染上了慢性骨髓炎,左腳掌平展不能收縮,事實上已經失去了功能,不久也被鋸掉,他永遠不能行走了。

    命運多么殘酷!這位三歲沒了爹,八歲失去娘的苦孩子,一直靠哥哥撫養長大成人,現在沒有雙腿,今后的日子怎么過?他還只有22歲啊!

    那熱火朝天的工地上不會再有他那矯健的身影了,村里業余宣傳隊不會再有他那悠揚的琴聲了,那渴望穿軍裝的夢隨之破滅了……他覺得今生幸福與他無緣,他成了一個多余的人。

    金秋十月,遍地流金。一天,本村姑娘馬細花特意向生產隊請了假,專程乘車40多公里來到縣醫院,走到劉繼國的病床前,她想用自己的愛來溫暖他那顆瀕臨絕望的心。

    她輕輕地撫摸著他那纏滿繃帶的“腳”,悄悄地對他說:“你很痛苦,我也傷心,要知道,身殘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志殘!你要活下去,勇敢地活下去!”

    第三天,領導捎來一本當時“稀罕”得不得了的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。護理逐字逐句地念給他聽,他完全被書中主人公的事跡感動了,卻也沉默了。他思著想著,保爾在雙目失明之后,依然能夠寫出不朽的長篇巨著,他那瀕臨熄滅的生命之火重新點燃了。他發誓要頑強拼搏,做一個自食其力的人。

    冷嘲熱諷 她屈服了么

    他出院了,她幾乎每個星期都要去看他,同他一起研究自理生活的辦法。她要為他創造一雙能跑會跳的“腳”。她請木匠仿制一雙假肢套在右膝蓋上,并找來兩根細繩子,一頭系在屋梁上,一頭綁住他的雙臂,然后,讓他兩手撐住一對木椅子練習走路。起初,他的腳接觸地面時,疼痛難忍,汗水、淚水、血水涮涮地流,他幾乎昏過去了,但是他還是強忍著,每天堅持強化訓練三四個小時。

    半年后,奇跡出現了。他終于能用拐杖代替木椅走路了。她看在眼里,心里甜透了。可是,造物之神注定人應該用腳走路的,膝蓋遠不及足底耐磨。世上的鞋子千萬雙,沒有哪一雙適合劉繼國穿。她用帆布包扎他的膝蓋,磨破了又換,雨里、泥里艱難跋涉,盡管換了很多布,他的膝蓋還是磨起了厚厚的肉繭,長期紫腫,她曾試圖用塑料、甚至廢輪胎替他包扎,以減輕他的痛苦,終因不透氣,均不理想,只有繼續用帆布包扎。而他則繼續克服常人無法想象的困難,日復一日地煎熬著。

    令他倆更為痛苦的是,她和他成了許多人的笑料和話柄。好友勸她:為什么偏要愛一個殘疾人,你長相又標致,身材又苗條,何愁找不到一個吃“商品糧”的如意郎君?

    她沒有正面回答,只是苦笑。她知道:人生難得一知音,殘疾人也是人,身殘不可怕,只要心不殘,同樣值得愛!

    然而,在苦難中生活了半輩子的父母是絕對要管的。父母得知她的行為,暴跳如雷,要她與之斷絕往來,而她卻信然故我,任憑“風雨驟”,摯愛不回頭。

    他發誓要做值得她愛的男子漢

    他感到比失去雙腿還要痛苦的是她為他付出的愛,于是選擇了艱難而又苦澀的謀生之路。

    一個貌美善良的俏姑娘與一個殘疾人相愛,要頂著怎樣的社會與家庭壓力,要沖破怎樣的世俗與傳統的束縛啊!他被她真誠而熱烈的愛感動得徹夜難眠。他覺得無論如何不能辜負她,連累她。他要自食其力,做一個真正值得她愛的男子漢。

    他三番五次找隊長要活干,纏著隊長安排工作。隊長理解他那顆受傷的心,叫他在村辦代銷店搞會計。當時村里沒有一條像樣 的路,都是羊腸小道,溝溝坎坎,每天跋涉,體力不支。他勉強干了一年之后,只好回到家里。可他是個閑不住的人,他又開始琢磨做竹器活,于是拜老篾匠為師,學習劈篾,還設法打通竹節灌沙嘗試燒彎。通過反復試驗,他居然“研制”出了上10種竹器產品,其中斗笠、籮箕、竹椅、龍船十分暢銷,劉繼國也隨著他的手工產品而聲名遠播。

    最甜蜜的還是她。她越來越覺得她的選擇沒有錯,受到的委屈也值得。在艱苦中相愛了500多個日日夜夜之后,1976年,她頂著社會的壓力和家庭的阻力,帶上自備的嫁妝——幾件衣服,毅然決然地同他結了婚。婚禮是那樣的簡樸和寒酸,沒有人前來捧場,只有一群天真無邪的小孩嬉戲取鬧。但他和她比什么時候都開心,因為他們是愛情的勝利者。用膝蓋走路的他成了好胳膊、好腿的人夸獎的對象。愛,意味著無私的奉獻,意味著相互尊重、理解與支持。

    大集體時的小山村,根本談不上富裕。家里一年難得吃幾次肉。每次買了肉,她總是把自己的一份悄悄地放到他的碗里;早晚,她還把洗臉水送到他的面前,為他換衣服,給他洗澡、擦背。他們的生活在清貧中洋溢著愉悅。

    愛,終于使他和她成了一對名人

    1979年,改革的春風吹拂華夏大地,也給這個偏僻的小山村帶來了生機和活力。同時也給這個特殊的家庭帶來了意想不到的困難,他家唯一的勞力就是她。一天,他在家做好了晚飯,卻久久不見妻子回來。他不放心,找到田里一看,驚呆了:只見妻子跪在田里,拼命地割谷。連日的勞累使她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,他一陣心酸,眼淚奪眶而出。他決定不再讓妻子一人干農活了,他聽說武漢市特許殘疾人開“麻木”,于是在當地政府部門的支持下,籌措了3600元錢,偕妻子一同南下武漢,購買一臺“電 麻木”駕駛。

    他們白天穿梭于青山區的煤場、貨場、大街小巷,有時就在“麻木”上打個盹。武漢的夏天酷似火爐,暑熱難當。一天下午,又饑又渴的劉繼國正在不停地擦汗,忽然有一乘客因急事要趕路。他二話沒說,加大油門,疾駛而去,不料在一轉彎處,迎面飛來一輛小車,由于剎車失靈,“麻木”撞在石墩上,車翻人仰,后經醫院搶救,總算保住了性命。

    初次外出失利,他又回到了生他養他的小山村。他一連幾天茶不思飯不進,漢口長途汽車站的一幕不時浮現在眼前:一位好心人見他面露凄楚,憐憫地遞上一張十元鈔票,他謝絕了。他暗下決心,決不能指望別人的施舍度日!他要靠自己的雙手,闖出一片屬于殘疾人的天地!

    進入90年代,鄂東山區的交通事業迅猛發展,蔡白公路全線貫通,為他提供了就業的機遇,他瞅上了公路邊的一座廢棄的機房,于是請求信用貸款2000元,加上親戚朋友拼湊的1000 元,在蔡白公路中端開了一個副食店,由于車流量大,生意異常 紅火,一年下來,竟奇跡般地凈賺了6000元!他興奮了,覺得在家鄉找到了自立生存的支點!

    他是一個不安于現狀的人。他因公致殘25年來,當過“會計”, 學過篾匠,開過“麻木”,做過魚面。可以說,他的“腳步”沒有停止過, 他的大腦沒有清閑過,他要做好胳膊好腿的人佩服的人。1994年,他利用積攢的錢建起新店,擴大店面,安裝了公用電話,除了經營副食之外,還收購農副產品。開業那天,鎮領導來了,市民政局、市殘聯的領導來了,還帶來了一塊鐫刻著“自立商店”四個鮮紅大字的牌匾。

    從前,這對受人指責或譏諷的老幼皆知的苦難戀人成了老區人民稱道的“私營業主”和“老板娘”,他不僅光榮地出席了市首屆殘疾人代表大會,還被樹為麻城殘疾人學習的標兵。曲折的戀情,使他們名揚大別山下!

    時隔20年,筆者于2019年3月回訪劉繼國,劉繼國騎著三輪車遠遠就揮手打招呼,老友重逢滿臉笑容。現在國家有照顧殘疾人的相關政策,實際到村里的錢一年可以拿到3000元,每個月市殘聯補貼福利150元,但是還需要創收補貼家用,由于自家的地太遠了不太方便,村里有人外出打工,地荒廢了,他便把別人的地要了過來自己種點藥材。他在鹽田河的山上承包了100多畝山林,種植板栗樹,山上的每一棵樹他都摸過,充滿了感情。已經 67歲本來應該安度晚年的劉繼國還在不停地奔波著、勞作著,他說:“只要還能動,我還是想多做點自己可以做的事情”。

    來源:麻城市殘疾人聯合會

    • 麻城生活網

      麻城生活網(www.sggbfg.live)會員中心 每天簽到積分當錢花 快速簽到鏈接


    推薦閱讀

    ?

    文章評論

    注冊或登后即可發表評論

    登錄注冊

    全部評論(0)

    請選擇要切換的馬甲:

    新浪足彩